浅尝辄止

人生在世,吃喝二字

继续翻博客,摘了自己喜欢的

上海,记忆,他们和她们…… (2005-10-12 13:54:52)


尿检与直播

央视“海上乒乓”专题节目在每天所有的比赛转播结束后十五分钟才开始,我们注入点(李武军老师每天晚上在混合区采访队员的地方)又需要邀请运动员来做直播,这势必就要让运动员为此等候。国际比赛的兴奋剂检测都很严格,运动员必须在赛后一小时之内进入尿检室,进了尿检室只要没尿出来就不能出来,如有违背,后果真的很严重。这话听起来有些好笑,但在国际比赛中这可是很重要很关键的一个环节。

 

女单决赛后,张怡宁喝了整一瓶矿泉水还没有尿意,而郭焱已经憋得不行了,和尿检官(一个听起来很搞笑却是在比赛中很重要的职务)以及队医袁大妈商量了之后,决定让大郭先进尿检室。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,尿检官告诉我说郭焱尿量不够,还得再接再励。此时离直播时间只有几分钟了,无奈只得征得尿检官的同意,由一个工作人员陪同郭焱到混合区接受采访。当时郭焱端着自己的半杯尿,按规定必须自己拿着,不能由别人代替(这个规定实在太别扭了),而且这个杯子是不封口的,也就是说如果拿歪了,就极有可能会流出来。可怜的大郭把半杯尿揣在上衣口袋里,一手插兜防止侧漏,还得故做很镇静地接受直播采访。

 

郭焱,仅仅为了这个,我也得请你吃好几顿饭!


落落大方张怡宁

北京女孩张怡宁出落的越来越大方了,不论是场上的比赛,还是场下的待人接物,都让人感觉到沉稳和大气,每场比赛下来,问她胜负的感受,她都会告诉你两个字:正常。所以你也会不由自主地相信,输输赢赢在她那里都很正常。

 

但是在生活细节上,张怡宁是个马大哈却是个不争的事实。

 

女单决赛后,过去跟她约注入点的直播,还没把话说完,她先开口了:“你赶紧帮我拿瓶水来,一会儿要尿检了。”

水拿来了,喝之。

“你帮我把号码布摘下来吧。”

摘下来的号码布她也没告诉我放在哪里,而且整个晚上也没想起号码布的事,直到我发现口袋里的这块号码布才赶紧跑到尿检室还给她。

“呆会儿我上领奖台的时候,你帮我看着包吧!”

我满场盯着采访也没法给她看着包,只好先拿过去放到乔晓卫乔指导那里,不一会儿乔指导要回宾馆了,瘦小的肩膀上挎了五六个包,赶紧过去帮她卸了张怡宁的那个。再过一会儿张怡宁开始嚷嚷说这个包不是自己的,必须得找到放在自己包里的尿检的粉红单子,期间她还正常地经历了新闻发布会,注入点直播,最后到尿检室再找,那个包是她自己的。我晕!

 

很多球员的父母亲在比赛期间都来到了上海,但是并不让自己的孩子知道,都是自己买票远远地在看台上看着自己孩子的比赛,张怡宁的母亲也不例外。女单决赛后我问张怡宁:“你妈来了吗?”

“不知道,应该来了吧?”可见张怡宁真的不知情,却也不在乎。

5月6号全部比赛结束后,我到队员们住的宾馆找队员签球拍,出了电梯正赶上张怡宁一身素色便装和母亲一起外出。世乒赛女单女双两枚金牌收入囊中,母女俩的脸上的表情一如张怡宁回答记者的提问:正常。


率性黑马 聚焦郭焱

 

女单领奖台下的故事和男单相比显得温情得多,因为决赛的对手是两个非常要好的朋友,张怡宁和郭焱,都是北京人,都在北京队打联赛。赛场上几个小姐妹聚在一起,张怡宁总是坐在郭焱和李楠的身边,听她们俩神侃,然后不由自主嘎嘎的乐。上海世乒赛是郭焱第一次参加世乒赛,应该说能够站到决赛赛场,本身就是一个胜利。赛前在场边做准备活动,两个人还同进同出,有说有笑,我笑着问她们:“你俩在场上打别扭吗?”

郭焱:“这有什么别扭的呀?”

张怡宁:“还有是点儿别扭。”

从这个时候开始,我就想到赛后采访一定要采访她们两个人,而且一定要说,这场比赛没有失败者。

 

女单决赛过后,郭焱哭了。

 

走到郭焱身边,大郭故意移开眼神不理我。

过去搂着她的肩膀:“宝贝,你已经打得很漂亮了!”

哗哗的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涌。

“真的很不错了,如果在赛前让你预测,你能想象自己进女单决赛吗?”

点头,继续流眼泪。

“一会儿领奖台上可不许哭了啊,别人看了多难看啊?”

继续点头,继续流泪。

真的站在领奖台上,当国旗升起的那一刻,大郭还是没有管住自己的眼泪。

当时我在心里跟郭焱说:好好渲泄一下吧,毕竟你站的这一级小小台阶,是世乒赛女单亚军领奖台!

一天一天,一场一场亲眼见到郭焱是怎么一路打到决赛的,福原爱、桑亚婵,李娇,包括队友郭跃都没能阻挡她前进的脚步。她私底下说过自己这条线不好打,对手的球路都很别扭,直到半决赛对阵郭跃,都很少有人能断定胜者是郭焱。赛后拉着郭焱到混合区采访途中,她告诉我:“打到第四局我都觉得自己肯定赢不了她!”这样子的郭焱还真让人无可奈何!

 

可爱的郭跃

郭跃是个特别可爱的孩子,尤其是在混双比赛的时候,看着她瞪着纯真的大眼睛,听比她高出许多的王励勤说话,你就会打心眼里喜欢上这个象男孩一样的女孩。而在比赛结束后王励勤拉着郭跃的小手走向场边,郭跃乖乖地跟在后面,场面令人感动。

 

混双夺冠后,李武军问她有没有达到她自己的目标,她转转自己的大眼睛:“我现在不说,还有女单比赛呢!”

 

女单颁奖前,郭跃和张怡宁郭焱一起在台下等候,不知道谁说起了混双夺冠升旗那一刻。

郭跃:“当时我还在想要不要把手放在(胸前的)国旗上,王励勤跟我说,你不会没上过领奖台吧?我就把手放下来了。”

面对如此单纯的郭跃,除了会心一笑,你还能有什么表情?

 

发表于《乒乓世界》杂志


评论(7)

热度(8)